宁夏分社正文
搜 索
首页 - 地市
闽宁镇移民韩翠花:干沙滩变“金沙滩” 儿女进城买了房
2020-08-10 15:11:53 来源:宁夏日报客户端

  一把旧犁头、一只樟木箱、一台缝纫机……多年前跟随韩翠花从宁夏西海固搬迁至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福宁村的几样“当家宝贝”,如今已成为尘封的“纪念品”,躺在独门独院新式平房不显眼的角落里。院子里一棵枣树枝繁叶茂,正中朝南的客厅里,漂亮的茶几、时尚的布艺沙发摆放得井然有序,超薄电视、机顶盒、宽带一应俱全。

  “我出嫁的时候,家里给我准备了这个箱子,41年了。”今年64岁的韩翠花,指着老式樟木箱上的“1979年元月一日”字样告诉记者,这一年,她跟谢兴昌结婚了。陪嫁箱刻着百花齐放的图案,算不上精致,但在韩翠花的记忆里,这是她人生中第一件“奢侈品”。

  韩翠花是最早一批从固原市西吉县王民乡红太村搬迁到闽宁镇的移民。老家所在的西海固是“苦瘠甲天下”的地区,那里山大沟深,十年九旱,往往辛苦劳作一年还是“锅里缺粮、缸里缺水、身上没钱”。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年轻人结婚流行置办“三大件”,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有一台缝纫机。韩翠花家里也珍藏着一台老上海货,不过那是结婚几年后才添置的。“当年流行拿这当陪嫁,我结婚时没有,”忆及往事,韩翠花言语间不免有些遗憾,“哪像现在,咱们嫁女儿,可都是陪嫁车子房子了!”山里人祖祖辈辈靠天吃饭、饥一顿饱一顿,有一台缝纫机能为丈夫孩子缝缝补补,已是韩翠花漫长艰辛的农家生活中难得的“小确幸”。

  日子在1997年迎来了转机。那年4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到宁夏调研东西协作对口帮扶工作,提议将西海固不宜生存地方的贫困群众“吊庄”搬迁到银川河套平原待开发荒漠地,建设新家园,并亲自命名为:闽宁村。

  谢兴昌是当时红太村的村支书,当过赤脚医生,头脑灵活,敢想敢干。听说远在2000多公里之外的福建省要来投资,心想,这肯定是一块宝地,马上招呼同村5户人家一道去“看田”。

  初到“宝地”,目之所及却是茫茫戈壁荒滩。“什么都没有,天空无飞鸟,地面不长草,沙滩无人烟,风吹沙粒跑。”荒凉的景象没有吓跑谢兴昌,细心的他注意到,干沙滩3公里之外的玉泉营农场有一块玉米地、一块高粱地,因为能灌上黄河水,长势特别好。这给了谢兴昌莫大信心,他从农场掰了玉米棒子、高粱穗子,带回西吉老家,跟乡亲们说,“你看干沙滩3公里之外能长出这么好的粮食,人家福建省领导也把这里的土质化验了,只要黄河的水引上来,肯定是个好地方。”

  1997年底,谢兴昌带着妻子儿女,拉上值钱家当缝纫机、樟木箱,扛着吃饭家伙犁头、锯子,下山“拓荒”,搬到了闽宁村奠基时的所在地,也就是现在的福宁村。红太村十几户村民也相继移民至此。

  没等安家落户,韩翠花却闹着要回家。“我一看这里风大沙大,啥也没有,就说要回家。他不让我回,说等5年就好了。当时没钱买砖,只好先盖土坯房。”韩翠花一等再等,等了三个五年,土坯房渐渐翻新成砖瓦房,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眼下,韩翠花一家扎根的这片土地已从最初8000人的闽宁村发展壮大为6.6万人的闽宁镇。那些相继走出大山、定居于此的移民搬迁户,与韩翠花和谢兴昌一样,靠着勤奋和坚守,在幸福的小康路上越走越踏实、越走越自信。截至2019年底,全镇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3970元,相较搬迁之初,增长了27倍。昔日贫瘠荒凉的“干沙滩”,变成了如今业兴人旺的“金沙滩”。

  韩翠花记得,搬下山那年,家里最小的那对龙凤胎才上小学三年级。现在,5个儿女有4个念完了大学,大儿子、大女儿都在闽宁镇的医院里上班,二女儿在银川搞设计。“他们个个都在银川市区买了房!”韩翠花笑着说,幸亏当年听老伴的话在这里安了家。(天目新闻记者 余家锋 甘恬 石怡锋 宁夏日报记者 瞿学江 李卫东)

专题
友情链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